阡陌牧车

等你来和一篇雨季解渴

平民与的奋斗——刘子光人物形象简析

虽说也看过霸道总裁文,但其实我对于玛丽苏文和杰克苏文,尤其是那种过度描写一对N感情戏的文,是比较反感的。我承认,在最初搜橙红年代这本小说的时候,我被女角色们的简介吓到了,甚至还吐槽这剧感情线太直男。

但是,事实告诉我们,不能不会百度,也不能只会百度。在看完《橙红年代》后,之前对于感情线的吐槽已经不复存在。至于光哥的金手指,《铁器时代》里有脑洞大开但是也算合理的解释,我没看过,就不多说了。

刘子光,一个父母都是工人的棚户区“普通”青年。整本小说的故事情节大多以他的视角展开。除去一些过于日天日地的情节,小说里的很多情节可以说是某种程度上的人民的名义,从人民大众的角度看待以及反映问题。比如说曾经的国企军工企业红旗厂和钢铁厂的生存问题,社会底层百姓被欺压,再比如说地头蛇小混混和一些有权利的人勾结,以及大企业和腐败官员沆瀣一气,房地产开发的乱象等等。

这些情节以及作者对这些情节的描写,和相关人物的刻画,非常有意义,反映了社会乱象,人民诉求,也塑造了一个有血有肉让人有代入感有投射感的青年——刘子光。正义、有头脑、有胆识、有行动力、有拳头、酒量不错、人缘好、哥们儿多、人脉广……这些特质可以说是很令人向往的。某种程度上,刘子光与良好正面的男性形象相吻合。

就像陈伟霆自己说的,我们接触到的英雄,往往是杨过、四大名捕、蜀山弟子那样的大英雄,包括陵越、张启山,基本都是那种身份地位很高,有权有势的人物。万人崇拜、高高在上,但同时不够接地气,可以仰慕但是很难感同身受。而刘子光,小保安一个,通过不断努力,眼光、远见、能打、人脉等实力,虽然多次遇到挫折,还进过好几次局子,甚至有生命危险,但仍然不断奋斗,不断向上爬,从保安到有头有脸有社会地位的成功人士。刘子光遇到的问题和挫折是普遍存在的,像他一样的普通青年数不胜数,所以很让人有代入感和投射感,让人有认同感。

社会上的大多数人,可能生下来没有家财万贯,没有权势,甚至还可能遇到很多挫折,被污蔑,被陷害……但是我们仍然不能放弃,正如《肖申克的救赎》里千方百计逃狱的男主。在面对困难时,我们每一个人都不能放弃,抓住每一丝希望,奋斗拼搏,创造美好未来。

跟着威廉学道理(1)

高中的时候,喜欢一个独立乐团,最开始倒不是因为歌词或者歌声,而是因为喜欢的男生,所以投其所好。考试写作文的时候,总是绞尽脑汁要把歌词写到作文里,往往搜肠刮肚很久才找到一句适合的歌词,塞进作文里。

现在看到威廉,脑中却一个劲地往外蹦歌词,感觉每一句都很适合他,尤其是十年一刻。看到他在舞台上唱歌的时候,想起他14年以来坚持不懈的努力和奋斗的时候,总会想起“十年的功聚成灿烂那一分钟的梦,生命舞台发光的人绝不是只会说”“是我的执着搏来 在你面前歌唱,唱着我的幻想 唱着我的荒唐,唱着与你分享 打通我们的窗”。

我很喜欢舞台上的威廉,仿佛真的在发光,遥远而又亲密。因为美好到不真实而又触不可及,所以觉得遥远。但是他又在对你笑,对着你跳,对着你唱歌,鲜活真实,也没有距离感。我知道他拼搏坚持了十几年,却又不知道他每一步,每一年,每一个时刻是怎么坚持的。这十几年对我而言,只是一个数字,对他而言却是一个个真实的故事。

我不会苦兮兮地如同祥林嫂般,一遍遍的去忆苦。他都已经向前看了,我为什么要沉溺于过去,不跟上他的脚步呢?只有现在过得不如意的人,才会一个劲地怀念和回忆过去,回忆祖上还阔着的时候。《活着》里的福贵,在赌输前也是个家财万贯的少爷;因为赢钱而被当做地主阶级,拉去游街示众当街砍头的那位爷,砍头前也曾经风光过。

当然,我也不会无视他的过去,更不会感谢那些辱骂和嘲笑他的人。人生中的每一个经历都是重要的,不能忘记过去,但更应该展望未来活在当下。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可能就像标题说的,跟着威廉学道理,执着、活在当下、乐观、有涵养……

关爱追命人人有责(7)

非cp向,结尾啦!兔颜穿越
(7)天使与恶魔,inside me is you

陈伟霆对于陈润宁的突然消失,非常淡定,就好像他只是去闭关拍戏一样,其实也没错,三年前的这个时候,自己估计快杀青了,回香港,然后又去横店拍古剑奇谭。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回去的。反正这个世界,什么都不奇怪,穿越简直比谈恋爱分手还正常。

辗转内蒙古,在大草原上吃草几天后,陈伟霆当了两天现代人,去上海参加了电影的宣传活动。陈润宁消失了,没人陪他聊天,没人跟他抢零食,没人被他嘲笑普通话……无论现代人的生活还是吃草的日子都索然无味,就好像自己突然间少了一半。剧组的化妆小妹偶尔也会好奇,那个神秘帅气的助理去哪了,不过看看在自己手下变得粗犷的美男子,很快就让她忘了已经消失很久的帅助理。

偶尔找得到网络信号的时候,他也会上小号,去瞄一瞄那家伙有没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然而什么都没有。通过自己3年前的微博,他以一种诡异的方式了解陈润宁的行踪,又飞横店了,开始拍大师兄了,扎着小揪揪,戴着半头套的大师兄,大热天里热得快融化的大师兄。

他还没来得及告诉那家伙,他演唱会的主题是inside me。诚然,如他所说,是他的另一面,唱跳歌手的那一面,而不是为多数人所知的演员那一面。然而,不仅如此,也是他那些年的那些面,那个傻傻道歉的、看了恶评连烧麦都没买的、拍戏拍到昏过去、孤零零做北漂的傻小子。

自己都已经杀青了,当时候却才刚进组;累得不行全国路演的时候,横店应该很热,他应该很累吧?前两场的演唱会,粉海很好看,你的剧本好看吗,你的粉色荧光笔好用吗?我去休假买买买了,你快杀青了吧?我又进组了,你杀青了吧?他突然间发觉没告诉那个家伙自己什么时候开演唱会,他应该知道的吧,会知道的吧,有办法知道的吧?

陈润宁最近很忙,虽说托陈伟霆的福,在横店少呆了3个月,但7 8月的高温还是躲不过的。拍完了大师兄,又被一大堆工作搞得团团转,休息时自拍发微博,却遭来恶语连连。那家伙说他要开演唱会,自己是不是错过了?我应该不用买票吧,直接刷脸吧?

所以当他发现自己戴着口罩墨镜,出现在陈伟霆对面的时候,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他裹紧了身上的衣服,还好穿越这件事比较智能,居然还能换装,居然还穿上了秋裤,太完美了。陈伟霆对于他的突然出现,完全淡定,一边反复试着服装和配饰,一边征求他的意见,偶尔还哼两句让他合音。

“哎,你要不要上台啊,我们去看日月星辰吧。”陈伟霆问到。“得了吧,你个衰仔,你肯定是想我上去替你talking,觉得我普通话比你标准是吧?你才不会那么好心让我上去唱歌的呢。”陈润宁摇头。“不露脸的伴舞,正合适你啊。反正我妈看得到我就行。”陈伟霆说到。“去你的,我那么帅气的脸都不能露,我就知道你嫉妒我。别逼我,小心我把你打晕了自己上去。”陈润宁挥了挥比陈伟霆小两圈的胳膊。

“那正好啊,你自己说的啊?!”陈伟霆的话遭来了陈润宁的白眼,“那是属于你的,虽然也是属于我的。我勉为其难做个不露脸的伴舞吧,哎呀真是可惜了那么帅的一张脸,而且还年轻。”陈润宁掐了掐自己的脸。“那你快练吧,我把舞蹈重新排过了,你加油噢。”说完,陈伟霆就转头去跟妈妈聊天,留陈润宁一个人在那“自娱自乐”。练完舞,又去试了服装,根本没时间去见妈妈,陈润宁觉得自己彻底被算计了,哼。

“william,你说要多加一个伴舞,人呢?”阿成跑来问陈伟霆,陈伟霆随手一指坐在沙发上吃虾条的陈润宁,就在那儿啊。“你痴线啊,压力太大了?relax…”阿成看着空空如也的沙发,挠了挠头。“喂,你小子,找司徒法正要了什么法器,会隐身啊,小心吃虾条太多不灵了。”陈伟霆没收了虾条,对着一脸无辜的陈润宁说到。

“你知道不能说的秘密吗,田螺姑娘呢?其实我是…”陈润宁一边想抢回虾条,一边解释。“其实你就是我啊……”陈伟霆无奈,“我演唱会的主题是inside me啊,这真的是…你不用解释了,你想说什么我还不知道吗?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啊……谢谢你,也谢谢我。”“那你,能把虾条还我吗,你还有内场票吗,既然我上不了台,我可以去看吗?”

并不是烂尾的烂尾。啊明天有新鲜的兔兔!

关爱追命人人有责(6)

下章完结。非cp向
(6)我们一起去看日月星辰吧

在剧组,其实除了陈伟霆和一两个香港时期就认识的同事,陈润宁也是有熟人的——救火英雄时期就认识的胡军大哥。但奈何穿越这件事实在太少见,陈润宁最终决定三缄其口,不去找熟人搭话了。

除了发达的网络技术、健身和陈伟霆,陈润宁只有看星星看月亮这种消遣方式。草原的夜总是显得比草原还要广袤,无论日月星辰,都比太平山和维港的灯火更加耀眼。陈润宁躺在草垛上,沉醉在满天星辰中,完全没注意到把长发拢起蹑手蹑脚凑近的陈伟霆。

“哈,想谁呢,想我啊?”陈伟霆灵活地躲开陈润宁挥过来的拳头,把他拉下草垛,自己坐了上去。“怎么,很喜欢这里啊?”“不仅仅是这里,我真的很喜欢你现在的生活状态,活的那么自信,经历了黑暗重新发光。没有奇怪的报道,没有漫天的骂声。”

“对啊,我还有你啊,没有那个时候的你,怎么会有现在的我?没有黑暗,怎么看到光明?我真的是…很感谢你啊。别不开心了,我给你跳支女皇吧。”陈伟霆拍拍若有所思的陈润宁,跳下草垛,自顾自地就跳起舞来。

“哎,你怎么跳的那么差劲。”陈润宁看着肱二头肌快爆出来的陈伟霆,却在跳着女性化的舞蹈,假发都快掉了,又顾及他的腿伤,忍不住亲自下场。陈伟霆看着跳得起劲的他,嘴上开始给他伴奏,停下了跳舞。

“哎?你跳舞跳得那么好,给我当伴舞吧。我知道你也想的。”一曲终了,陈伟霆开口道。“你居然只请我当伴舞?太浪费了吧?不行的沃,我要独舞,噢不对,我要又唱又跳。莫非,你要开生日派对了?不对啊,还有大半年呢。”陈润宁想起以前和粉丝经常性的相聚。

“不对,你再猜啊?”“mini live?总不可能是演唱会吧,请dancers很贵的哎。何况是我这样的唱跳歌手,除非你让我整场solo,我可以给你打折。”陈润宁半自嘲地调侃到。“我发觉你很嫉妒我啊,那我就再说一件让你嫉妒的事吧,我要开演唱会了。哈哈哈哈尼不要太嫉妒窝呵呵哈哈哈……”

在一阵狂笑之中,陈润宁努力消化这信息量,演唱会??!!虽然他已经不像08年时一样,为了很贵的dancers而感动得失声痛哭,但这个消息对他而言实在太过惊喜。出道十多年,居然…要有自己的演唱会了吗?

陈伟霆看着嘴合不拢的陈润宁,“我答应了我妈,要带她看我眼中的日月星辰。我的粉丝们,爱我的人,我爱的人,就是我眼中的日月星辰。你…也会和我一起看日月星辰的,对吧?”“可是…我觉得我配不上,我只是一个北漂青年,在内地举目无亲,住在小旅馆里,和场工一起,傻傻地也不知道订外卖…”陈润宁看着闪闪发光如同日月星辰一般的陈伟霆,突然有点委屈。

“无论过去的我,还是现在的我,我都很喜欢,你天生就属于舞台,就应该在舞台上闪闪发光。无论是你,还是我,都配得上。”陈伟霆诚恳地说。“也许…3年前更适合我,给点时间我吧。你明白我的意思的…”陈伟霆还没明白那家伙让他明白的是他的意思还是三年前自己的意思,就看见陈润宁消失了。这穿越也太草率了吧?没拍过穿越剧更没穿越过的陈伟霆一时无法理解。

关爱追命人人有责(5)

非cp向。估计快结束了,其实每一章就像一个小段子,如果没下文了,那也不算坑哈哈哈哈。

(5)短想长,长想短…待我长发飘飘,你帮我梳头可好?

在愉快地迎来粉丝探班,享受了日本料理之后,两人又迎来了远道而来探望儿子的陈妈妈。陈伟霆已经酝酿好一肚子思念的话,却被陈润宁抢了先。追命跑得快了不起啊?看着一直赖在自己妈妈眼前的陈润宁,陈伟霆想,还好那家伙染了一头花花绿绿的头发,不然妈妈肯定分不出。

哎?难道我的女人更喜欢他?哼,我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妈,这小子档期很满,不能陪你回香港了”,陈伟霆无视陈润宁的哀怨,把他从自己妈妈眼前拉开。在陈妈妈依依不舍的离开两个儿子后,两人的草原生活又回归到了以前的重复和简单。

陈润宁一天到晚又不用拍戏又不能愉快地上网还不能愉快地吃零食,已经把追命、大师兄、安逸尘、文世倾、丁隐、凯文都刷了两遍,嗯…还是追命最帅。烫头丁的头发也太长了吧,简直是长发及腰啊,虽然确实很好看。之前听同事说,这家伙拍民国戏的时候,还很嫌弃地戴了顶假发,哈哈哈哈画面肯定很美。

陈润宁已经不甘心只折腾自己的头发了,看着陈伟霆顶着一头飘逸的长发天天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的,他真的控制不住他自己的手,想拽一拽那一头长发……自己虽然留过长发,但是也没留过那么长的沃。

道具组小哥有时候会发现铁木真的长发上多了好几个蝴蝶结,或者被编成凌乱的麻花辫。哎?也不知道是哪个新来的造型师手艺那么不好……应该送去理发店当几天Tony回炉重造一下。不过看在每天都能收到男主角给的零食的份上,这点小事也不算什么啦。

偶尔陈伟霆不用戴长发的时候,陈润宁就顶着那头假发“装神弄鬼”,偷偷蹲在房车里吓他。不过最后不是被过长的头发绊倒就是因为头发太长而暴露,甚至还被陈伟霆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假蜈蚣吓得差点爆粗口。

陈润宁觉得自己太失败了,只能继续把气发泄在长发上。他编麻花辫的手艺越来越好了,看着陈伟霆这个专业的模特顶着一头小辫子,简直心满意足。“哎你说,如果我现在拍一张发微博,你的女皇们会不会炸啊?”陈润宁晃了晃头上的一头小揪揪和比阳光更灿烂的发色,又拽了拽陈伟霆顶着的那一头辫子。

“……”陈伟霆忙着拆长发上的辫子,头也没抬。陈润宁却觉得整个人从头冷到脚,仿佛有一只蜈蚣正在爬过来。“你以为我傻,不改密码的吗?不过小号密码还是那个,你和我都想不起来的那个。”声音随着一顶蓬乱的长发一起飞到了陈润宁眼前。“梳好了记得还回去,我去找小白了。”陈伟霆潇洒地转身离开了房车,留下一脸怨念的陈润宁。

哼,这个假发质量真好,居然不断不掉不打结,陈润宁恶狠狠地梳着,像劈柴一样。哎,再这样天天在大草原上风吹日晒,自己头发都要掉了。他才不承认是因为自己爱折腾呢。不知道自己掉的头发能不能拿去给道具组做个假发,做两个小揪揪就好,哪天偷偷粘在陈伟霆头上,呵呵哈哈嘿嘿。

关爱追命人人有责(4)

非cp向,来自非追骑的关爱

(4)你喜欢我吗?我?我喜欢我女人,那你喜欢我哪里呢?

就像小孩子总是被吃瓜亲戚问喜欢爸爸还是妈妈;小朋友被问更喜欢幼儿园的哪个老师、哪个小朋友一样,演员也难免被问更喜欢哪一部作品或者哪一个角色。对于这个问题,在陈伟霆看来每一个角色都很重要,都一样重要。他能说得出哪个角色的挑战比较大,但分不出哪一个更重要。

在陈润宁深谙sw家族和自己的底层结构后,这个问题再次被摆到了明面上。真是个要命,噢不对,要萝卜糕和虾条的问题。答错了,萝卜糕和虾条又要被藏起来了;答对了,陈润宁一高兴,又把零食吃完了。

“sw家族里,你最喜欢哪一位角色?”陈润宁在解决完一包虾条后,心满意足地打着嗝问陈伟霆。“我?无论你们每一个角色对我都是很重要的,都是一种挑战。比如说阿祖,陈均平,张文健,比如说…你。”

陈润宁不自觉露出酒窝,“那你演的最开心最喜欢最轻松的是追命吗?都说追命和你性格接近啊。”“我?我最喜欢的是…我女人啊,会给我煎萝卜糕,会给我在房车里煮菜的妈妈。那你喜欢我什么呢?”陈伟霆反客为主,趁陈润宁不注意,从筷子下抢回了一块萝卜糕,抛给他一个问题。

“我喜欢你的这种状态,喜欢你有那么多支持你爱你的人,喜欢你知道可以在健身房里健身,喜欢你有那么多吃的,喜欢你在舞台上在哪都闪闪发光的样子。哎?不对,我不喜欢你……不对,我喜欢我,我那么帅,还那么年轻。哎你明白我的意思吗?”陈伟霆看着说了真话后又胡言乱语的陈润宁,一阵狂笑。

“其实我真的喜欢当时候,自己决定来横店拍戏,决定接触陌生的领域的时候。没拍过古装戏,没戴过头套,没来过横店,正是当时候的你,才有了今天的我啊。”陈伟霆认真地看着陈润宁,看着3年前的自己。“你看我现在拥有那么多,好像很轻松很享受。其实我也会害怕,在得到那么多话题那么多爱之后,我曾担心过会不会突然间失去,我也曾经迷茫。不过一切都好起来了。”

陈润宁突然间觉得陈伟霆好不容易啊,偶尔看到去年他过敏的图,总会下意识地照照镜子摸摸自己的脸。“吃包虾条吧。”陈润宁感动地拿出了虾条,却被陈伟霆再次拽出门去了健身房,“所以啊,我跟你说,健身是最好的减压方式,吃虾条不如健身。”哎??????陈润宁在一片茫然中,站到了跑步机上,双腿按着频率走了起来。

“你不要一副我亏待你虐待你的表情好吗?想想当初阿哥陪着去跑步的时候啊……”陈伟霆看着陈润宁一张生无可恋的天塌脸,一本正经地说,“过两天粉丝探班,你有口福了。跟着我,有肉吃。”

“哎,我和你商量个事呗,我不想再戴口罩戴帽子戴围巾了,我长得那么帅,遮挡得那么严实,太可惜了。”陈润宁可怜巴巴地看着在一旁练臂力的陈伟霆,“你也希望你那么帅的脸多被别人看到吧。”

嘶…啊…哈…陈伟霆用一串努力锻炼的语气词回答了他,继而开口道,“你看,风沙沙尘那么大,我也不想我的帅脸再次过敏,也不想你吃土啊。你那一堆过敏的药还想吃多久啊……最多让你解放一下头发,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陈润宁听到这句话,激动的差点从跑步机上跑出去。啊……卷毛,刘海头,小揪揪,菠萝头,长发,中分…白色,银色,绿色,红色,紫色,棕色,金色……要一周换一个发型换一个颜色。

关爱追命人人有责(3)

非cp向!

(3)你嗦什么,你普通话怎么比我还不标准?彼此彼此啊

陈润宁不得不承认,在不冒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词的时候,陈伟霆的普通话确实比他标准。不过,其实自己普通话也不错啊,至少自己能听得懂,陈伟霆说的那些网络用语,他可一个都!听不懂!什么2333,么么哒,吐槽,吓死饱饱了,兔兔等等聚聚……当他以为自己好不容易很紧时代的步伐之后,什么友谊的小船,蓝瘦香菇又让他一头雾水。

陈伟霆觉得自己最近有点崩溃,普通话逐渐走上正轨的时候,又偏偏冒出一个满嘴港普和粤语的自己……令到他整个人都不好了。追命这家伙话真的很多啊…自己当初真的是这样吗?

为了避免自己口音被带跑,偶尔不用带头套出去跑行程的日子,陈伟霆美名其曰不让陈润宁太操劳,怕他飞来飞去延误得太累,把他留在草原上和小白“培养感情”,毕竟那家伙没骑过马呢。做现代人的感觉真好,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真好,陈伟霆如是想。

xxx:饱饱身边最近有个工作人员好帅啊,星星眼。
xxx:[图]
xxxx:@xxx 撤回,专注饱饱,别管其他人。
xxx撤回了一条信息
xxx撤回了一条信息

陈润宁用陈伟霆潜伏在某一个群里的小号,翻看着粉丝们七嘴八舌的讨论。沃…原来我现在有那么多粉丝啊,个 十 百 千……一千多万。咦!sw是什么?追命为什么是底层?为什么?明明辣么帅的沃。哎?窝的帅照,怎么没了?

对于追命为什么是底层,陈伟霆的解释是,因为他屌丝啊,逗比 傻呵呵 又黑又胖。在被陈润宁瞪了两分钟而且发现自己的虾条和酱油饭都消失了之后,他决定给一个“正经”的解释。因为有了当初的追命,才有如今的他自己,有了追命才有了之后有一定话题量的大师兄,所以啊,底层的追命是很重要的,他就像地基一样,支撑着整个sw家族。

如果没看到陈伟霆一年前自己发的那几条“黑”追命的微博,陈润宁差点就信了。啊太气人了,追命明明那么可爱,哼。我追巨帅我追巨萌,明明穿飞鱼服的时候也是制服诱惑,不比大师兄和佛爷差啊。

在拍追命之前,陈伟霆是没骑过马的。所以面对着草原上奔腾的马儿,陈润宁觉得好厉害沃。自己刚接了第一部古装戏,马鬃毛都还没摸到,就穿越了,太亏了,不然肯定也能在草原上策马奔腾。在被马蹄扬起的尘土呛到后,咳咳咳的陈润宁只能当个安静的吃零食群众。

自从陈伟霆发觉身边的同事和合作演员开始夸陈润宁之后,他就默默地把陈润宁库存的零食分给了剧组的工作人员和合作演员。嗯,他只是为了督促自己保持身材,真的不是在嫉妒那个家伙。自己比他帅多了身材好多了普通话也比他标准多了,哼。

陈润宁在捧着ipad看完了因为爱情有幸福之后,突然间觉得,好像陈伟霆的普通话也没有那么好吧,也和自己差不多啊。正想鹦鹉学舌一番去嘲弄牛牛的普通话,就被铁木真发布会上陈伟霆的普通话给打击到了……现在抓紧学还来得及吗?马儿你可以教一下我吗?其实我除了普通话,完胜那家伙啊。小白默默地睥睨了一眼,至少他会喂我吃胡萝卜啊,你只会塞虾条。

关爱追命人人有责(2)


13年演追命时期的陈伟霆=陈威廉(第一章)=陈润宁陈running(这章及以后)
16年时期的陈伟霆=陈伟霆 时间线为16年2月及以后
再次强调非cp向

(2)不要瘫着坐,背会驼;不要吃虾条,你会胖

陈伟霆看着不是瘫在沙发上,凳子上就是床上的陈威廉,噢现在改名叫陈润宁了,陈running。陈伟霆眉头不禁皱起来,自己当初也没有那么喜欢瘫着吧,14年的时候总是被女皇们说驼背,除了早年跳舞留下来的伤,肯定是因为这小子。

“喂,你别瘫着了,等14年你被粉丝们吐槽站姿你就知道错了。”陈润宁抓过一袋虾条,嘎巴嘎巴地嚼着看着陈伟霆,“吐槽是什么,原来窝现在有那么多粉丝啊,那他们喊你别次那么多虾条你知道吗?”说着把一大碗鸡蛋白推到他面前,又往自己鼓囊囊的嘴里塞了一块萝卜糕。

陈润宁对于润宁这个名字很满意,润物细无声,宁静致远。陈伟霆却觉得自己是不是命中缺水,怎么那么渴,庭上雨和门前水……而且running,陈跑跑?倒也是追命。

“窝跟尼嗦,窝今天去买虾条,有很多人在拍我唉,都在夸我帅。尼嗦我都包得那么严实了,还是挡不住我帅气的脸庞。”陈伟霆看了看吃不到的虾条,恶狠狠地吃了一大勺鸡蛋白。

“尼好拼啊,不过可没拍搏击迷城的时候壮,窝那个时候比现在还黑。”说着伸手摸了摸陈伟霆的肱二头肌,露出一副你小子比不上我的表情。陈伟霆无话可说,放下了空碗,把陈润宁从沙发上拉起来,指了指放在一旁的哑铃“我的女皇们都管你叫圆追,胖追,再胖就真的不帅了。”露出一副戏谑的表情看着他。

“尼这是嫉妒我,你知道吗?尼居然嫉妒你计挤。”陈润宁嘴上说着不满,但还是拿起了哑铃练着。“啪”地一下,陈伟霆打了一下陈润宁不自觉弯着的腰背,“挺胸抬头”。陈润宁怨念地看着他以及手上的虾条,努力挺直了一点。

“窝这部戏拍完了要拍一个草原英雄的角色了,可比以前拍的威风多了。”陈伟霆在跑步机上边走边炫耀“不过肯定没那时候那么黑。你看窝是不是涂了黑粉也比你白?”说完看了一眼又不自觉瘫坐着的陈润宁,自己当初拍少年四大名捕的时候也没有那么放飞吧?阿诺说自己像追命,莫非是真的?不不不,这是他弟弟演的不是他自己演的。

你腿好一点了吗?你现在粉丝好多沃。哎呀反正你又不能吃油炸的只能吃蛋白,那这些都归我吧。陈伟霆背着明天的台词,看着絮絮叨叨的陈润宁,嗯,嗯,嗯?!喂你给我留一点虾条啊,站直了再吃啊,不要驼背= =#陈伟霆内心是崩溃的,虾条没了不说,还多了个管着自己的弟弟,说好的你是我弟弟呢,我怎么一点没体会到做阿哥的尊严。

3月初,陈伟霆终于拍完了这个角色,带着这小子回了香港一趟。虽说那小子也是他自己,可是看到他分享了自己妈妈的怀抱和家里的萝卜糕,陈伟霆气得身上的穷奇纹身都要跳出来了。哼,既然如此,那休假就不带他了,反正这小子才离家几天,才不需要休假,哼。

于是两人的再次汇合是陈伟霆在机场被女皇们以亲妈粉的心态关心下部戏造型的时候,女皇们叽叽喳喳地问会不会剃光头叮嘱他不要晒黑,陈伟霆调皮地说会剃光绑两个小揪揪,引得一众粉丝们哀嚎。陈润宁一脸这人多半脑子有病的表情看着陈伟霆,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都说我当初拍五行攻略时是卤蛋等,真是同人不同命。

在助理的催促下,陈伟霆在女皇们的不舍中上了飞机。他忽略陈润宁嫉妒的眼光,指了指男助理的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带了一大包萝卜糕,我不抢你的。”陈润宁这才消了一点气,当初带着方便食品来内蒙古拍电影,这次故地重游,感慨万千。

虽然说现在有保姆车有一班同事,剧组还有那么多照顾他的工作人员和很多前辈们,但是……草原里除了茫茫草海还是茫茫草海。看着飘忽的手机信号和微弱的wifi,陈伟霆和陈润宁相顾无言。

草原上的生活百无聊赖,陈伟霆盯上了陈润宁带来的一大包零食和萝卜糕,便以互相督促健身为理由,收工后天天和陈润宁在房间比试健身项目,输的吃一桶鸡蛋白,赢的吃一袋虾条或者一片萝卜糕。

陈润宁在输掉了半包存货之后,开始明白陈伟霆的阴谋,但在戳了戳他壮硕的肱二头肌和比自己小了两圈的脸之后,放弃了反抗,乖乖地跟着陈伟霆去健身。嗯,自己真的不是为了赢回虾条和萝卜糕,是为了督促这家伙保持身材,陈润宁这样给自己洗脑。

关爱追命人人有责(1)

本文非cp向,非cp向!不会写……以及起标题无能
陈等等先生来内地4年了,突然想抱抱追命了,所以写了这篇。

(1)你也是陈伟霆?好巧啊我也是
陈威廉穿着一身飞鱼服,手按着佩刀,盯着前面那个头发短短打扮与自己完全不同长相却如出一辙的人,心里直嘀咕。肯定是自己睡得太少,眼花了,拍完了一定要多睡上几天,自己只不过是出来上了个洗手间,怎么就撞鬼了?自己刚接了一个角色就撞鬼了,肯定是没吃够萝卜糕,回到香港一定要多吃点压压惊。虽然下了戏没有威亚可以飞檐走壁,但是自己学过泰拳,还是有点功夫的,实在不行就跑。“来者何人,小爷神侯府追三爷!”他看着对面那张长得一样的脸,壮着胆子吼道。“追命?少年四大名捕?”看着对面人放光的眼睛,陈威廉心中更是疑惑。自己刚来内地不久,除了剧组的人几乎举目无亲,这小子认识自己,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是你啊,陈伟霆。”陈威廉差点吐血,伸手拍了拍那人的脸。“里没事吧?窝一定是在发梦。”他扯着一口带着浓重港腔的普通话,说到。那人露出和他一模一样的大白牙,以及单侧酒窝,也不生气,掏出手机给他看了日期,16-02-26。完了,居然穿越了?陈威廉认命地想。陈伟霆看着对面这个三年前的自己,卤蛋一般的肤色和壮实的脸蛋,趁着他在发愣,便招呼助理掩人耳目地把他带回酒店。

陈威廉心想,穿越这件事也太突然了,也没个什么预兆,还好今天自己穿的比较威风,一表人才玉树临风,除了黑一点壮一点之外,比对面那个人帅多了。陈伟霆下了戏,在一阵“等等”“兔兔”“饱饱”的欢呼声中回到了酒店,看着里面那个三年前的自己,忽然想起曾经说追命是自己弟弟演的,这下子真的突然多了个弟弟,笑着摇了摇头。“你要吃萝卜糕吗还是糖葫芦”他想起那部剧中被女皇们津津乐道的糖葫芦梗,忍不住笑出来。

“其实你是我弟。”陈伟霆一本正经地看着嘴巴塞得满满的陈威廉,“我跟mani说过了,她答应帮你弄个身份”。陈伟霆说时迟那时快从威廉筷子下抢过一块萝卜糕,塞入自己嘴中。威廉看着到手又飞了的萝卜糕和对面人的提议,想想自己居然一下子变成了需要弄一个身份的黑户,瞪了陈伟霆一眼。“那窝叫什么,总不能和你同名吧?”“陈追追?陈胖追?”陈伟霆想了想自己看到的那些sw段子。

陈威廉搜肠刮肚了一番,脑子里除了陈伟霆还是陈伟霆这个跟随了自己27年的名字,便泄气地对陈伟霆说,“随便叫什么吧”。两个助理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老板“弟弟”很淡定,好在也是现代人,戴的是发套,没什么飘逸的长发以及对现代的不适应,找了套老板的衣服便给他套上,除了肤色和脸型,也没什么区别。这小子暂时以陈伟霆的小助理身份出现,毕竟如果晴天霹雳就给他一个身份,恐怕没什么人接受。陈伟霆表示,他对这个说法也不能接受,还不如说是他失散多年的弟弟。然而面对陈威廉不做他弟弟的坚持,他只能双手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