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牧车

等你来和一篇雨季解渴

关爱追命人人有责(1)

本文非cp向,非cp向!不会写……以及起标题无能
陈等等先生来内地4年了,突然想抱抱追命了,所以写了这篇。

(1)你也是陈伟霆?好巧啊我也是
陈威廉穿着一身飞鱼服,手按着佩刀,盯着前面那个头发短短打扮与自己完全不同长相却如出一辙的人,心里直嘀咕。肯定是自己睡得太少,眼花了,拍完了一定要多睡上几天,自己只不过是出来上了个洗手间,怎么就撞鬼了?自己刚接了一个角色就撞鬼了,肯定是没吃够萝卜糕,回到香港一定要多吃点压压惊。虽然下了戏没有威亚可以飞檐走壁,但是自己学过泰拳,还是有点功夫的,实在不行就跑。“来者何人,小爷神侯府追三爷!”他看着对面那张长得一样的脸,壮着胆子吼道。“追命?少年四大名捕?”看着对面人放光的眼睛,陈威廉心中更是疑惑。自己刚来内地不久,除了剧组的人几乎举目无亲,这小子认识自己,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是你啊,陈伟霆。”陈威廉差点吐血,伸手拍了拍那人的脸。“里没事吧?窝一定是在发梦。”他扯着一口带着浓重港腔的普通话,说到。那人露出和他一模一样的大白牙,以及单侧酒窝,也不生气,掏出手机给他看了日期,16-02-26。完了,居然穿越了?陈威廉认命地想。陈伟霆看着对面这个三年前的自己,卤蛋一般的肤色和壮实的脸蛋,趁着他在发愣,便招呼助理掩人耳目地把他带回酒店。

陈威廉心想,穿越这件事也太突然了,也没个什么预兆,还好今天自己穿的比较威风,一表人才玉树临风,除了黑一点壮一点之外,比对面那个人帅多了。陈伟霆下了戏,在一阵“等等”“兔兔”“饱饱”的欢呼声中回到了酒店,看着里面那个三年前的自己,忽然想起曾经说追命是自己弟弟演的,这下子真的突然多了个弟弟,笑着摇了摇头。“你要吃萝卜糕吗还是糖葫芦”他想起那部剧中被女皇们津津乐道的糖葫芦梗,忍不住笑出来。

“其实你是我弟。”陈伟霆一本正经地看着嘴巴塞得满满的陈威廉,“我跟mani说过了,她答应帮你弄个身份”。陈伟霆说时迟那时快从威廉筷子下抢过一块萝卜糕,塞入自己嘴中。威廉看着到手又飞了的萝卜糕和对面人的提议,想想自己居然一下子变成了需要弄一个身份的黑户,瞪了陈伟霆一眼。“那窝叫什么,总不能和你同名吧?”“陈追追?陈胖追?”陈伟霆想了想自己看到的那些sw段子。

陈威廉搜肠刮肚了一番,脑子里除了陈伟霆还是陈伟霆这个跟随了自己27年的名字,便泄气地对陈伟霆说,“随便叫什么吧”。两个助理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老板“弟弟”很淡定,好在也是现代人,戴的是发套,没什么飘逸的长发以及对现代的不适应,找了套老板的衣服便给他套上,除了肤色和脸型,也没什么区别。这小子暂时以陈伟霆的小助理身份出现,毕竟如果晴天霹雳就给他一个身份,恐怕没什么人接受。陈伟霆表示,他对这个说法也不能接受,还不如说是他失散多年的弟弟。然而面对陈威廉不做他弟弟的坚持,他只能双手投降。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