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牧车

等你来和一篇雨季解渴

关爱追命人人有责(2)


13年演追命时期的陈伟霆=陈威廉(第一章)=陈润宁陈running(这章及以后)
16年时期的陈伟霆=陈伟霆 时间线为16年2月及以后
再次强调非cp向

(2)不要瘫着坐,背会驼;不要吃虾条,你会胖

陈伟霆看着不是瘫在沙发上,凳子上就是床上的陈威廉,噢现在改名叫陈润宁了,陈running。陈伟霆眉头不禁皱起来,自己当初也没有那么喜欢瘫着吧,14年的时候总是被女皇们说驼背,除了早年跳舞留下来的伤,肯定是因为这小子。

“喂,你别瘫着了,等14年你被粉丝们吐槽站姿你就知道错了。”陈润宁抓过一袋虾条,嘎巴嘎巴地嚼着看着陈伟霆,“吐槽是什么,原来窝现在有那么多粉丝啊,那他们喊你别次那么多虾条你知道吗?”说着把一大碗鸡蛋白推到他面前,又往自己鼓囊囊的嘴里塞了一块萝卜糕。

陈润宁对于润宁这个名字很满意,润物细无声,宁静致远。陈伟霆却觉得自己是不是命中缺水,怎么那么渴,庭上雨和门前水……而且running,陈跑跑?倒也是追命。

“窝跟尼嗦,窝今天去买虾条,有很多人在拍我唉,都在夸我帅。尼嗦我都包得那么严实了,还是挡不住我帅气的脸庞。”陈伟霆看了看吃不到的虾条,恶狠狠地吃了一大勺鸡蛋白。

“尼好拼啊,不过可没拍搏击迷城的时候壮,窝那个时候比现在还黑。”说着伸手摸了摸陈伟霆的肱二头肌,露出一副你小子比不上我的表情。陈伟霆无话可说,放下了空碗,把陈润宁从沙发上拉起来,指了指放在一旁的哑铃“我的女皇们都管你叫圆追,胖追,再胖就真的不帅了。”露出一副戏谑的表情看着他。

“尼这是嫉妒我,你知道吗?尼居然嫉妒你计挤。”陈润宁嘴上说着不满,但还是拿起了哑铃练着。“啪”地一下,陈伟霆打了一下陈润宁不自觉弯着的腰背,“挺胸抬头”。陈润宁怨念地看着他以及手上的虾条,努力挺直了一点。

“窝这部戏拍完了要拍一个草原英雄的角色了,可比以前拍的威风多了。”陈伟霆在跑步机上边走边炫耀“不过肯定没那时候那么黑。你看窝是不是涂了黑粉也比你白?”说完看了一眼又不自觉瘫坐着的陈润宁,自己当初拍少年四大名捕的时候也没有那么放飞吧?阿诺说自己像追命,莫非是真的?不不不,这是他弟弟演的不是他自己演的。

你腿好一点了吗?你现在粉丝好多沃。哎呀反正你又不能吃油炸的只能吃蛋白,那这些都归我吧。陈伟霆背着明天的台词,看着絮絮叨叨的陈润宁,嗯,嗯,嗯?!喂你给我留一点虾条啊,站直了再吃啊,不要驼背= =#陈伟霆内心是崩溃的,虾条没了不说,还多了个管着自己的弟弟,说好的你是我弟弟呢,我怎么一点没体会到做阿哥的尊严。

3月初,陈伟霆终于拍完了这个角色,带着这小子回了香港一趟。虽说那小子也是他自己,可是看到他分享了自己妈妈的怀抱和家里的萝卜糕,陈伟霆气得身上的穷奇纹身都要跳出来了。哼,既然如此,那休假就不带他了,反正这小子才离家几天,才不需要休假,哼。

于是两人的再次汇合是陈伟霆在机场被女皇们以亲妈粉的心态关心下部戏造型的时候,女皇们叽叽喳喳地问会不会剃光头叮嘱他不要晒黑,陈伟霆调皮地说会剃光绑两个小揪揪,引得一众粉丝们哀嚎。陈润宁一脸这人多半脑子有病的表情看着陈伟霆,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都说我当初拍五行攻略时是卤蛋等,真是同人不同命。

在助理的催促下,陈伟霆在女皇们的不舍中上了飞机。他忽略陈润宁嫉妒的眼光,指了指男助理的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带了一大包萝卜糕,我不抢你的。”陈润宁这才消了一点气,当初带着方便食品来内蒙古拍电影,这次故地重游,感慨万千。

虽然说现在有保姆车有一班同事,剧组还有那么多照顾他的工作人员和很多前辈们,但是……草原里除了茫茫草海还是茫茫草海。看着飘忽的手机信号和微弱的wifi,陈伟霆和陈润宁相顾无言。

草原上的生活百无聊赖,陈伟霆盯上了陈润宁带来的一大包零食和萝卜糕,便以互相督促健身为理由,收工后天天和陈润宁在房间比试健身项目,输的吃一桶鸡蛋白,赢的吃一袋虾条或者一片萝卜糕。

陈润宁在输掉了半包存货之后,开始明白陈伟霆的阴谋,但在戳了戳他壮硕的肱二头肌和比自己小了两圈的脸之后,放弃了反抗,乖乖地跟着陈伟霆去健身。嗯,自己真的不是为了赢回虾条和萝卜糕,是为了督促这家伙保持身材,陈润宁这样给自己洗脑。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