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牧车

等你来和一篇雨季解渴

关爱追命人人有责(7)

非cp向,结尾啦!兔颜穿越
(7)天使与恶魔,inside me is you

陈伟霆对于陈润宁的突然消失,非常淡定,就好像他只是去闭关拍戏一样,其实也没错,三年前的这个时候,自己估计快杀青了,回香港,然后又去横店拍古剑奇谭。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回去的。反正这个世界,什么都不奇怪,穿越简直比谈恋爱分手还正常。

辗转内蒙古,在大草原上吃草几天后,陈伟霆当了两天现代人,去上海参加了电影的宣传活动。陈润宁消失了,没人陪他聊天,没人跟他抢零食,没人被他嘲笑普通话……无论现代人的生活还是吃草的日子都索然无味,就好像自己突然间少了一半。剧组的化妆小妹偶尔也会好奇,那个神秘帅气的助理去哪了,不过看看在自己手下变得粗犷的美男子,很快就让她忘了已经消失很久的帅助理。

偶尔找得到网络信号的时候,他也会上小号,去瞄一瞄那家伙有没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然而什么都没有。通过自己3年前的微博,他以一种诡异的方式了解陈润宁的行踪,又飞横店了,开始拍大师兄了,扎着小揪揪,戴着半头套的大师兄,大热天里热得快融化的大师兄。

他还没来得及告诉那家伙,他演唱会的主题是inside me。诚然,如他所说,是他的另一面,唱跳歌手的那一面,而不是为多数人所知的演员那一面。然而,不仅如此,也是他那些年的那些面,那个傻傻道歉的、看了恶评连烧麦都没买的、拍戏拍到昏过去、孤零零做北漂的傻小子。

自己都已经杀青了,当时候却才刚进组;累得不行全国路演的时候,横店应该很热,他应该很累吧?前两场的演唱会,粉海很好看,你的剧本好看吗,你的粉色荧光笔好用吗?我去休假买买买了,你快杀青了吧?我又进组了,你杀青了吧?他突然间发觉没告诉那个家伙自己什么时候开演唱会,他应该知道的吧,会知道的吧,有办法知道的吧?

陈润宁最近很忙,虽说托陈伟霆的福,在横店少呆了3个月,但7 8月的高温还是躲不过的。拍完了大师兄,又被一大堆工作搞得团团转,休息时自拍发微博,却遭来恶语连连。那家伙说他要开演唱会,自己是不是错过了?我应该不用买票吧,直接刷脸吧?

所以当他发现自己戴着口罩墨镜,出现在陈伟霆对面的时候,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他裹紧了身上的衣服,还好穿越这件事比较智能,居然还能换装,居然还穿上了秋裤,太完美了。陈伟霆对于他的突然出现,完全淡定,一边反复试着服装和配饰,一边征求他的意见,偶尔还哼两句让他合音。

“哎,你要不要上台啊,我们去看日月星辰吧。”陈伟霆问到。“得了吧,你个衰仔,你肯定是想我上去替你talking,觉得我普通话比你标准是吧?你才不会那么好心让我上去唱歌的呢。”陈润宁摇头。“不露脸的伴舞,正合适你啊。反正我妈看得到我就行。”陈伟霆说到。“去你的,我那么帅气的脸都不能露,我就知道你嫉妒我。别逼我,小心我把你打晕了自己上去。”陈润宁挥了挥比陈伟霆小两圈的胳膊。

“那正好啊,你自己说的啊?!”陈伟霆的话遭来了陈润宁的白眼,“那是属于你的,虽然也是属于我的。我勉为其难做个不露脸的伴舞吧,哎呀真是可惜了那么帅的一张脸,而且还年轻。”陈润宁掐了掐自己的脸。“那你快练吧,我把舞蹈重新排过了,你加油噢。”说完,陈伟霆就转头去跟妈妈聊天,留陈润宁一个人在那“自娱自乐”。练完舞,又去试了服装,根本没时间去见妈妈,陈润宁觉得自己彻底被算计了,哼。

“william,你说要多加一个伴舞,人呢?”阿成跑来问陈伟霆,陈伟霆随手一指坐在沙发上吃虾条的陈润宁,就在那儿啊。“你痴线啊,压力太大了?relax…”阿成看着空空如也的沙发,挠了挠头。“喂,你小子,找司徒法正要了什么法器,会隐身啊,小心吃虾条太多不灵了。”陈伟霆没收了虾条,对着一脸无辜的陈润宁说到。

“你知道不能说的秘密吗,田螺姑娘呢?其实我是…”陈润宁一边想抢回虾条,一边解释。“其实你就是我啊……”陈伟霆无奈,“我演唱会的主题是inside me啊,这真的是…你不用解释了,你想说什么我还不知道吗?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啊……谢谢你,也谢谢我。”“那你,能把虾条还我吗,你还有内场票吗,既然我上不了台,我可以去看吗?”

并不是烂尾的烂尾。啊明天有新鲜的兔兔!

评论

热度(8)